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廣告位招商中



此廣告每年2200元

廣告位空缺中

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
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廣告位招商中

廣告位空缺中

此廣告每年2200元

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
廣告位招商中

白癜風丸

陽光蟲草

綠水悠悠,小舟飄飄

已有 3575 次閱讀   2018-01-26 15:44 點擊聯系作者 手機高速瀏覽本文
分享到:

綠水悠悠,小舟飄飄

“君問歸期未有期”

你是不是也有夢中流連忘返卻不知何處尋覓的風光?就像三毛為了夢中的故里蕭灑奔向貧瘠的撒哈拉。這個處所,像是可望不成求的桃花源,不管再美的風光,最多也只及她絕世面貌的一分,小心腸把她放在心中干凈的角落,想著某個午夜夢回時能榮幸地再去看一看。我心中也藏著如許一個處所,那邊有悠悠綠水,如黛遠山,水中小洲。我可以乘著小舟在上面輕輕地飄零,在和煦的陽光下,在連綴的細雨中,在柔柔的輕風里,在各有所長的四時,在酸甜苦辣的人生。

“巴山夜雨漲秋池”

我去過故國的大江南北,見識過很多大天然詫異的巧奪天工,但老是沒有找到和我心中相似的誰人處所——那是南邊的煙雨,朦昏黃朧間似有山歌小調在飄零。尋尋覓覓中,客歲炎天,我在酉陽的河灣盜窟卻看見了夢中的影子。

一夜的雨,時密時疏,卻老是不斷,我躺在酒店的床上,聽雨滴輕盈地叩擊著窗欞,不由回想起一闕詞:“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;中年聽雨客舟中,江干云低,斷雁叫西風。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矣。離合悲歡總無情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。”我雖也算是少年人,自認為是孤介冷漠,不喜熱烈的,心思沉寂下來,耳畔滿是這酉水河濱孤孤獨單的雨滴聲,竟也感受到了一絲作詩人的孤單凄涼了。

早晨,太陽還沒來得及暖遍這大地,我們就倉促出門去坐船了,在火車上遠遠地看這酉水河是一種風情,而離近了看,則又是一種風情了。若是說遠處看這河是浩大的,近處看就是溫婉的,了望可比伏龍,近不雅又似碧玉,千百年來滋養河畔浩繁村莊人家的它老是千種風情,萬般滋味的。

河灣古鎮其實是偏僻,連坐船的船埠也遮蔽在半傳統半現代的小鎮邊上,要到那邊還要穿過很多讓人頭暈目炫的巷子,如果沒人領著十成十是要閃開船師傅等著了;而我們坐的船固然是要排尾氣的那種輪船,不但是幾近極新的,還很廉價,五小我,花了一點錢就包了一整條船。

因為昨夜的雨,本就豐盈的河水又往上漲了漲,一股一股地舔舐著滑溜溜的長滿青苔的船埠邊,船開的時辰,慢吞吞地帶起一大串一大串的漣漪,似與這一邊的風景情面辭別。我坐在開敞的雕欄旁,酉水河濱是層層疊疊,連綿不竭的叫不出名字的山,近處的籠著一層毛絨絨的翠綠,遠處的就是隨便的淡淡一抹黛色,山站在這里的年份應該是很長很長了,我看見岸邊水流腐蝕的巖石像精彩的梯田又像摞起來的書本,泛著璞玉的顏色滴滴答答地落著水珠。河畔時不時地呈現一處兩處的村莊,都是傳統的土家吊腳樓建筑群,黃灰色的木頭房子,細精密密的小青瓦屋頂,岸上的木樁子牽著幾條烏篷船,優閑地跟著水波晃晃蕩悠。我有心掬一捧水,看她是否是和我想象的一般溫潤,可惜船太高,我伸手,卻攬到了幾滴狡猾的水珠。

“何當共剪西窗燭,卻話巴山夜雨時”

船在悠悠的酉水河上行了一個多小時,我到了河灣盜窟,寨里的土家村平易近們很熱誠,做的飯菜也很甘旨,我去看了他們祭奠祖先的擺手堂,聽了悠久敞亮的平易近歌,晚上就住在黃灰色的吊腳樓里,心中彌漫著歡愉安詳地滋味。我紀念昨夜的雨,它津潤莊稼,潔凈天空和大地,更漲滿了河水,托高了我夢中的小舟。明天,仍是要搭乘一樣的船,作為遠方的客人穿過綠水悠悠的酉水河,我不由回頭望,一望再望,可盜窟仍是垂垂地籠上煙霧,變得恍惚不清,連綴的山起升沉伏,有名字的,沒名字的,年青的,蒼老的,每個都紛歧樣,如畫片,飄過眼底,撩在心尖,我將這份記憶珍而重之地藏在心里,也許煙雨蒙蒙的某個時刻,我能回到夢中的故里,可是,期待著來年雨水再次漲滿酉水河的河面,我商定與她再度相約。

版權作品,未經《短文學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究查法令責任。

本文出自網戀交友會員:【征婚交友博文中.本站不對作者的版權做以核實.有關版權問題請聯系博主或聯系本站管理員做相關處理(管理員www.djttqj.tw)



手機掃描訪問-快速分享到微信-微博-專業打造個人及中小企業微營銷平臺客服系統
二維碼
前一篇:落日,木橋,吊腳樓
后一篇:你傳遞的負能量,正在被你的孩子偷偷仿照
分享 舉報
平特独平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