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廣告位招商中



此廣告每年2200元

廣告位空缺中

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
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廣告位招商中

廣告位空缺中

此廣告每年2200元

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

廣告位招商中

白癜風丸

陽光蟲草
分享到:

口述:小三醫生騙我子宮受損搶我老公
與潘成離婚時艾妮不過25歲,很年輕的年紀心卻是蒼涼的,總覺得歷經磨練似的。

  潘成家三代單傳,父輩們都眼巴巴盼著能早抱孫子,所以早早地催著結婚。艾妮是單純到家的女孩,覺著是愛了,所以也不想不顧地嫁了,22歲的都市女孩,還會買大罐的棉花糖,就做了妻。

  什么都不懂,一點一點地學,在廚房里煙熏火燎地做菜,用大段大段的時間煲湯,挽起頭發掛著圍裙在房間里赤著腳忙碌,潘成見了也會有細細的感動。

  他說寶貝辛苦了,他說親愛的謝謝你……艾妮總是想她也曾經是他的寶貝,是他親愛的。朋友們都在愛恨里轟轟烈烈時,艾妮已經在婚姻里洗盡鉛華。朋友們相攜著要走進圍城時,艾妮已經從圍城里出來。

  三年,不是太長的歲月,卻已經讓一個女孩變成少婦。這中間就隔著一條河,河這邊是春,河那邊是秋。

  艾妮要走的前一天晚上,潘成纏著她要她,她在他懷里還是像貓一點大,瘦弱單薄,以為丈夫就是天,就是神,可是他還是不要她了。

  這不怪他,真的不怪。艾妮想,是她的錯,誰叫她不能做母親呢?婚后三年,艾妮一直沒有半點消息,潘成拉著她去醫院檢查,結果是艾妮子宮受損,很難懷孕。

  就這樣離了。

  沒有什么糾纏沒有怎樣吵鬧,兩個耳鬢廝磨的人做起陌生人,也很容易。

  艾妮心里有很多的不舍,有很多想要堅持的理由,她甚至想她不會介意潘成去與其他的女人生個孩子,她來養。

  潘成說,這樣骯臟的事情他做不出來。他對艾妮隱忍的屈辱,說是骯臟。

  艾妮就離開了,她的轉身,沒有華麗,而是哀傷。

江湖兒女不拘小節

  很長一段時間,她都恍惚著不知身在何處。吃飯的時候會突然說,潘成你多吃點,睡覺的時候會突然喊,潘成天然氣關好了么?她多想現在的時空都只是在夢里,等翻個身,醒來時,潘成還在身邊。

  她就那樣的醒著然后昏沉地睡去,然后落淚,然后抱著膝蓋脆弱著。脆弱著卻沒有出口是多么無助的事,傷心著卻無能為力是多么恐慌的事情,看著自己哭泣卻不能停止流淚是多么彷徨呀,也許這比事實的本身還要難以接受。

  工作還是要做的,接了書稿回來翻譯。艾妮學的是法語,以前照顧著家所以她一直沒有出去上班,就兼著幫一些外貿公司做資料翻譯,或者是給出版社做譯文。離開潘成的時候他給她一筆錢,她不想用,她覺得存折上的錢還能說明他愛她,她要是把錢取了,那份愛也沒有了。

  去書店查一本資料時,不小心絆著一個男孩。他坐在地板上捧著一本書,他穿解到第三顆扣子的白襯衣和洗得發白的牛仔褲,那么純真的眼神,那么嬉笑的表情,他說,阿姨,對不起,我的腳沒把你鞋子弄壞吧?

  他喊她阿姨,她的臉很迅速地燒了起來。

  男孩的胸口透著襯衣露出來,那白皙的皮膚還有陽光的味道。她迅速地逃開,驚慌失措。艾妮的心有那么重重的一擊。

  潘成不是也有這樣的笑嗎?她羞澀內向,他卻張揚外向,他常趁她不注意就偷吻她,在眾目睽睽下很迅速的一點,然后看著艾妮的臉紅透,他便大笑著跳起來,他說,艾妮,你的樣子像受欺負的小媳婦。

  艾妮仰起頭來嗔怪著看他,心卻是歡喜的。

  走出書店的時候,叫她阿姨的男孩揚揚手中的書,他說,我也是學法語的,江湖兒女不拘小節,大家切磋切磋吧!

  就這樣帶著肖天浩回家,他對著她的珍藏狂喜不已,他說這些書我一直都想看呢,很多書都是潘成托同學從法國郵購回來的,國內沒有發行。

他說愛時她會心酸

  肖天浩便常來看書,艾妮說要不你帶回去看好了,跑來跑去的麻煩。肖天浩使勁搖頭,不用了不用了,這些書我要帶回去看,不被搶瘋?到時候就是想還也怕是尸骨無存了,再說,你這里氣氛好。

  艾妮淺笑,一杯綠茶,幾碟小點心,寬大的布沙發,這就是他所謂的氣氛吧!這個孩子心無城府,沒心沒肺,她心里也盼著他能來,做個伴也好。

  他看他的書,她做她的事,很安靜,心里卻是溫暖的,一個人的房間總是連著心都是空的,她更怕的是閑下來的心會想太多,不是愿意,是太空了就會亂。

  他比她小5歲,是外語學院大三的學生,會踢足球會打籃球會對著漂亮女生吹口哨,滿身的活力,流著汗也是干凈的。

  他不再喊她阿姨,改口喊姐姐,然后喊妮子,她說他沒大沒小,他說我尊老愛幼呢,愛幼不是嗎?

  他說愛的時候沒有一點猶豫,只是玩笑話,艾妮也沒放心上,只是晚上睜著眼睛看天花板時,會有些酸酸的。

  他的手機上貼著一張大頭貼,他傻傻地笑,一個女子也巧笑倩兮。大頭貼剛流行時,艾妮也要潘成和她一起去照,他頭一橫,他說那么幼稚的東西。

  和肖天浩說起這事,他上了心,非要拉她去照大頭貼,她說照了貼哪里?他說,貼書本上,說不定過N年后,有人能翻到這書,然后說,帥哥美女呀!

  她把他們照的大頭貼放在了相框中間,面上是自己的單人照,她想他只是幫他完成了一個心愿,不過是一個形式,如果真大張旗鼓地擺出來,就曖昧了些。

  肖天浩有時候會突然說,妮子,我真想變成一條狗,能趴在你的腳邊,懶懶的,等著你喂我骨頭。艾妮笑,她說我可不敢,如果你咬我怎么辦?

  她也會說說笑話了,心在慢慢地復原了。

  他跳起來捉她,他說原來你也會這樣損人的。他追,她閃,然后跌到地板上,他看著她的臉,突然伸手過來,她以為他要打,卻是輕輕地理了理她的發。

  艾妮的心慌成一片,有些哆嗦,狼狽地閃開。

  天浩,什么時候帶你女朋友過來我見見。她故意大聲說。

  他站起來,故意拍拍肚子,喊著餓了餓了吃飯吧。

相差五歲隔著太多

  愚人節那天,肖天浩早早跑來敲門,抱著大束向日葵,他說,妮子我愛你!艾妮嚇了一跳,披散著頭發素著臉還迷糊著,聽見這樣直白的話,不知如何是好。他們之間差著五歲,她還是離過婚的女人,況且她沒有生育,她知道他是很喜歡孩子的。

  喃喃的,卻又聽見他說,傻瓜,今天是愚人節!瞧你嚇的。

  艾妮的心松了口氣,卻又有了點點的失落。

  不過是江湖兒女的來往,只講義氣。艾妮想。

  六一兒童節的時候,肖天浩非要拉著艾妮去游樂園玩。還沒有上海盜船的時候肖天浩大義凜然地說,別怕,有我呢!艾妮是不怕的,以前和潘成常來,她一直想坐旋轉木馬,潘成說太幼稚,他不知道她要的只是那種感覺,很浪漫的感覺,女人也是需要被嬌寵一把的。

  坐了海盜船下來,才知道肖天浩有恐高癥,臉色刷白,卻嚷著沒事沒事。他撒嬌說自己頭暈要她牽著,她把手遞過去,他卻再也不放。

  忽然害怕了起來,艾妮怕再這樣下去,兩個人的關系就變質了,不再純粹。躲躲閃閃的暗示,說你也要多陪陪女朋友,他說不是在陪著嗎?

  肖天浩說,我開始喊你阿姨是不是傷自尊了?艾妮搖頭,她說怎么會呢,我本來就是阿姨。

  他突然轉過身,站在她面前,他說,其實我是想引起你注意,你很年輕很漂亮,我故意接近你的。

  艾妮覺得有很多的悲傷密密麻麻地壓在心上,她聽見他的表白,卻不能有歡喜,他們中間隔著五歲,隔著單純和復雜,隔著太多。

  他喜歡,只是感覺,她喜歡,卻是要適合。想要適合是她這個年紀的本能。

  他的唇溫暖又潮濕,觸碰著,沒有多少技巧。艾妮想流淚,她對自己說,那就這樣吧,任性一回。

  他和她住在了一起。

他的肩膀扛不起責任

  艾妮發現自己懷孕時,整個人像抽空了一樣。和潘成離婚,是因為她不能有孩子,和肖天浩有了孩子,他卻不能負責。

  她要他怎樣負責呢?他還只是迷戀愛情,他的肩膀扛不起責任,負擔,還有差距。

  艾妮在轉角的時候看見了潘成,他摟著一個女子,親昵地走過。她跑了幾步,然后停下來,她想起那個女子是給她做檢查的醫生,她給艾妮的診斷是,子宮受損,難受孕。

  艾妮摸摸肚子,她已經感覺到她孩子的心跳,那么強烈。

  艾妮不去想潘成了,那些真相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已經不在乎。艾妮回去見肖天浩,她說我要結婚了。

  肖天浩說,我還沒有畢業,怎么結婚?

  不是和你,和別人。艾妮冷靜地說。她要留下這個孩子,她也許有很多機會做母親,但這個孩子不同,她只想做這個孩子的母親。肖天浩不能負責,那她還是要為孩子找個爸爸。

  艾妮去見了別人介紹的男子,中年喪偶,很穩重,也很適合。這樣的男子適合艾妮的人生,她的選擇只能這樣。

  和肖天浩說了分手,她想他很快就會好起來,他還是會踢足球會打籃球會對著漂亮女生吹口哨,他那么年輕,年輕到很快就恢復,不像她,經不起太多風浪了。

  她只想安靜地養她的孩子,有個寬厚的丈夫,不需要太疼愛她,但一定不要看輕她。

  肖天浩對艾妮說,你可以和他結婚,過幾年你再離婚,我娶你。

  艾妮的淚無聲無息地落,這個男孩太天真了,他現在都無法負責,何況是幾年以后,他的人生還沒有開始,所以輕易地許下承諾,而她,已經信不得了。

  都是江湖兒女,相識于江湖也相忘于江湖吧。艾妮說。

  窗外,圣誕節,很多人在歡笑,他們在笑,但是他們都哭過,每個人都會流眼淚,也許不因為傷心,只是因為想哭泣。

  不知誰在艾妮的墻壁上用噴墨畫了一棵圣誕樹,艾妮看著那棵歪歪扭扭的樹,看了一整天。

本文出自網戀交友會員:【征婚交友博文中.本站不對作者的版權做以核實.有關版權問題請聯系博主或聯系本站管理員做相關處理(管理員)

手機掃描訪問-快速分享到微信-微博-專業打造個人及中小企業微營銷平臺客服系統
二維碼
前一篇:如果你不愛一個人,請放手……
后一篇:你是良人,我非佳人
分享 舉報
平特独平一码